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陕西省人民政府铜川市人民政府

如何帮助老年人摆脱邪教
时间:2017-09-06 15:30:57   来源:凯风网   浏览次数:

   从反邪教网站公布的资料看,痴迷邪教的群体中,老年人占相当比例,他们有的患病不治,严重危害健康,有的外出传教形成安全隐患,有的痛失钱财生活没有保障.......可见邪教对老年人的伤害也非同一般。值此重阳节之际,略谈如何帮助老年人摆脱邪教,更好地弘扬全社会敬老爱老的风气。

  所谓老年期,一般指60岁至死亡这一阶段。陷入邪教泥潭的老年人,既有普通老年人的共性特点,又有邪教人员的个性特点。从生理特点看,他们与普通老年人一样,身体健康水平下降,各项生理机能处于老化期,健康水平差。从性格特点看,胆小、谨慎、固执、刻板成为老年人性格的主要特征,尤其是固执,老年人自己认定的事情,别人很难说服。从情绪特点看,老年期痴迷人员的消极情绪多,容易怀旧,容易激怒,他们把别人的不同看法视同对其尊严的挑战。从认知特点看,他们沉迷于过往的经历,对新鲜事物接受不强,通常表现出认死理的特点。

  笔者在心理矫治实践中发现,老年邪教痴迷人员帮教难度相当大,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:一是思想特别固执,他们认为自已相信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,为了“治病”,根本没有错,同时受迷信心理的影响,他们把李洪志当“神”看待,有狂热的崇拜感和无条件服从意识。二是接受新鲜事物慢,既使做细致的思想工作,他们也不愿意接受,帮教效果不明显;有的沉迷自己错误的认识,对帮教采取排斥、抵触态度,拒绝接受的心理相当明显。三是部分老年痴迷者经历特殊,一些心理创伤难得自我消融,加之受家庭、健康等因素的影响,痴迷邪教成为他们排解内心矛盾的一部分,化解内心症结十分不易。如何做好老年痴迷者的帮教工作?笔者在长期的实践中总结,需要把握好“五个关口”。

  一是把好“倾听关”,为沟通营造良好环境。矫治老年期痴迷人员,最重要的是避免“争论”。需要帮教志愿者具有高超的“共情”能力,学会倾听,引导他们的积极情绪。比如,68岁的顾某在儿子的陪同下,我们与顾某进行了交流。交流时,把话题切入点放在追求健康是人的基本愿望,倾听顾某谈感受,经过几小时的交流,我们发现顾某的“情绪兴趣点”集中在“三年自然灾害”期间、“抚养子女”、“身体健康”和“好人好报”上。由于我们没有直接对她修炼法轮功的行为提出批评,加之她的儿子不时说母亲为人善良,一生辛劳,身体不好,顾某抵触情绪基本消除。

  二是把好“健康关”,用实际行动化解疾病痛苦。老年期痴迷人员,大多数身体适应性降低,有的还患有重病。虽然他们错误地坚信疾病是“业力”,“信师信法”能够使身体健康,但根本无法消除疾病长期带来的痛苦,时刻处于病痛折磨中。因此,从健康着手,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健康观,积极创造条件就医,让他们感受到疾病消除的轻松。另有痴迷人员柯某,为了做好柯某的工作,建议柯某在儿子的陪同下分别到县、市医院检查,医院认为还需要到条件更好的医院检查治疗,之后在孙女李某陪同柯某到省人民医院住院检查,检查结论为右肾上极囊肿、高血压三级、完全性右束传导沮滞、乙型肝炎等病。柯某看到检查结论和医生介绍的症状后,决定施行手术并住院治疗。随着病痛的缓解,柯某情绪也稳定了,也没有了抵触情绪。

  三是把好“感情关”,重点发挥亲戚朋友的力量。老年期痴迷人员中,有的已经丧偶,有的与子女分居,生活缺少关照,心理缺少疏导;有的即使与子女居住,但猜疑心理严重,经常与子女争吵,家庭关系紧张。诚然,在老年期痴迷人员的心理矫治中,家庭功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比如,痴迷人员李某,在多次交流后,我们找到他儿子,让他把李某接到一起居住,并抽时间陪李某到亲戚家多走动,多找曾经在一起生活过的朋友交流,谈论往事,谈生活的不容易,谈带孩子的往事和经历等等。随着交流时间的增加,李某的语言多了,慢慢地在亲戚朋友中找到了归属感,学法、练功的次数大为减少。

  四是把好“对比关”,通过事实对比促其反思。现在仍然痴迷法轮功的老年期人数为数不多,他们昔日的“功友”有的因修炼拒医拒药已经离世,有的已经彻底摆脱法轮功的精神控制,回归到现实生活中,这些“功友”为他们提供了鲜明的示范样版。在心理矫治实践中,可邀请已经摆脱精神控制的原法轮功人员与他们持续谈心,帮助了解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欺骗性,让其认识到继续痴迷的后果,看到、体验到放弃修炼的实际生活状态,在心理深处触动他们。痴迷人员王某,71岁,她的“功友”都已经放弃修炼,他还孤独地走在“神的路上”。我邀请昔日的“功友”程某、杨某、陈某持续与她沟通一周,使王某认识到修炼法轮功没有出路,甚至还会走上“功友”的不归路,从而放弃修炼法轮功,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。

  五是把好“经历关”,化解内心深入的创伤。老年期痴迷人受“做好人”、“法身”、“祛病”、发“正念”、“福报”、“救人”、“旧势力”等错误认识干扰严重,这些错误认知,通过辩论的方式很难解决问题,甚至越辩他们越认为自己没错,究其原因,与他独特的心理创伤有关。因此,要采用迂回的、侧面的方式引导,帮助他们结合自身经历对法轮功歪理邪说自主领悟,促进自我反省,形成由外将帮助变为自我帮助的局面。比如,在与老熊的交流中他反复提到6岁时,家乡正在开展破“四旧”运动,当地一名积极分子把“观音菩萨像”当众销毁,这名积极分子一周后被耕牛活活顶死。我感觉老熊相信“神”、“佛”、“法身”存在是因为童年经历的具体往事刺激了他,成为他的心结。当我们通过心理治疗将他心理创伤消除后,很快老熊意识到自己修炼法轮功的错误性,后面的帮教工作异常顺利。

  的确,帮助老年人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,工作特别难做,但是只有方法得当,付出足够的耐心,就能取得较好的成效。毕竟,谁都要老的,能让老年人度过幸福的晚年,不仅是他们后人的心愿,也是普天下人的心愿。


编辑:温亮
审核:张永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