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台区阿庄镇沟条塔村的“昔”与“今” - 聚焦印台 - 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政府_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陕西省人民政府铜川市人民政府
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> 聚焦印台 >
印台区阿庄镇沟条塔村的“昔”与“今”
时间:2020-05-21 08:53:38   来源:微印台   浏览次数:

  车子从阿庄镇区沿川道往西,到北坡后向北拾坡而上,穿西沟岭、杜家塬,继续在新修的盘山公路上爬行,到山巅后又下了坡,好不容易才抵达沟条塔。

  眼前的沟条塔,并没有塔。据当地上了年岁的人讲,这里从来没有塔,倒是处处有山,处处有沟,整个村子陷在一处山坳里,这时便私下里认为,沟条塔倒不如叫:沟条塌。

  地处大山深处的沟条塔,虽然与宜君县棋盘镇靠的最近,却是印台区阿庄镇的一个自然村,隶属于西沟岭行政村管辖。当地人说,到镇上跑一趟,来回差不多有七八十里路,是个遥远、偏僻的村子。

  那么,沟条塔这个遥远、偏僻的村子,近年来都发生了什么?有没有变化,变化最大的又是什么?其中,还蕴藏着什么样的故事?

漂亮的平房,替代了昔日的茅草屋、石板房 

  沟条塔地处宜君、白水、印台三县(区)交界处,是个典型的“鸡鸣闻三县”的地方。

  如今,这里居住着31户人家。陪同采访的村支部书记杨晓武介绍说,生活在这里的山民们,来自五湖四海,有河南、湖北、四川的,还有山东、安徽的。早年,为了糊口,他们不得不举家出走。

  “听祖辈说,刚逃到这个地方后,住的是茅草房。后来,慢慢地就变成了石板房。再到后来,才有了不多见的瓦房。”面对笔者,村上一位年已七旬、姓黄的长者回忆说。

  这位长者还告诉笔者,村上的变化,最大的就是住房。这几年,通过政府的帮扶,先后实施了灾后重建、危房改造、移民搬迁等项目,建起了一排排高大、宽敞、漂亮的新式平房,彻底结束了人老几辈住石板房和瓦房的历史,还对村上所有的巷道,进行了硬化、绿化、美化。这里,有不少人,也搬进城里去住了。所有这些,都是沾了共产党的光!

如今,我们庄户人也吃上了干净、安全的自来水

  来到村内的一条巷道处,问起大伙的生活生产用水情况,他们你一言、他一语地聊了起来。在这里,笔者得知,以前,村上群众吃的全部是泉水。在村子东南和西北方向的山沟里,有三个水泉。它们,均离村子有好几里路并且都很不好走。

  另一村干部介绍说,早年,这三个水泉,出水量比较小,平时是供不上大伙正常用水的,所以,每次挑水,大伙都要排着长队。为了省时,有人只好利用晚上,错峰挑水。挑水往返的羊肠小道,又窄又陡。一般人,很难把一担水完整地挑回家。

  跟随一位长者,笔者来到位于村子西北方向的一处水泉。眼下,正在疯长的草木,已完全封闭了当年山民们挑水的路。目睹眼前的这一状况,笔者在想,当年,挑水的人们,到底是怎样从这里的几处最陡处、最窄处通过的,他们可是挑着有几十斤重的两桶水呀。

  领路的那位长者回忆说,当年,就是踏着这条路,爬高踩低,把水挑回家的。更多的时候,盛的是满满两桶水,有很多就洒在半道上了。也有这样的情况:挑的水还没有到家,因半道摔跤就把水洒完了,只好重新折回去,再挑一次。

  看着破旧的山泉,踏着面目全非的路,李组长很动情:“早些年,祖辈们确实把罪受了。” 

  如今,在区、镇的帮助下,彻底解决了这里群众的吃水问题。去年,村上花了近两个月时间,新建了一座封闭式蓄水池,还向村里压了管道。平时,把几个山泉的水,用水泵抽到蓄水池储存、沉淀,然后通过管道,把水输向各家各户。

  “现在,吃水根本不愁了。在我们家,想什么时候用水就什么时候用,想接几桶就接几桶,方便的很!”院子里,一姓朱的村民一脸喜滋滋。

通往沟条塔三四十里的山路,如今有了很大地改变

  行路难,曾经是沟条塔的第一难。

  盛情之邀下,笔者来到一姓朱的人家。在此,同几位老乡展开座谈。“以前,阿庄没有集会,可为置办家里的日用品,要么去红土,要么去棋盘。当然,还是去红土多些。那时候,去红土赶集,一来回就是100多里。一般人,是走不下来的。”有人这样说。

  还有人说,那个年代,大伙普遍过得很紧巴。赶集前,得背上装着玉米或豆子的口袋,差不多有五六十斤的分量。天不亮就出发。到了集会上,先是卖掉随身带的农产品,然后用换来的钱,买点油盐酱醋茶之类的。之后,就连忙往回赶。进村时早已天黑了,真的是“两头不见太阳”。

  “现在,情况好多了。”今年75岁的老党员黄四季还说,近年来,各级政府越来越重视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,不断地投入巨资来解决。我们这一带几十里的山路,也是一下子修到了山顶。

  组长姓李,瘦瘦的,高高的,看上去很精神,很稳重。他插话说,这条路修得很漂亮,弯弯曲曲,爬山垮沟,长达几十里路。有好多处,是经过改了线的。听说,花了几千万,真不容易!

这方山水,涵养了沟条塔良好的村风、家风和民风

   徜徉在沟条塔,随处可见一张张面带春风的笑脸。

  一个个把你当成“亲戚”的山民,面对造访者,都把内心的那份喜悦分明地写在脸上。最令人感动的是,他们的和善、诚挚、热情与好客。在巷道,在农家院落,在装修的与城里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屋子,他们不光从头到尾表现出一种特别的友善,还在奉上珍藏了好久的土特产。他们,愿意同你掏心窝子如数家珍。交谈到兴奋处,还不时地握住你的手不放。

  李组长介绍说,在沟条塔,大伙都是在一门心思的挣钱,没有混日子的人,没有吃吃喝喝谝闲传的人,也没有戳事弄非闹矛盾的人。说到孝老爱亲,老党员黄四季向笔者推荐起村上有个好媳妇,很值得宣传。

  这个好媳妇名叫郝花芯,是西安市阎良区人。当笔者专程赶到她家时,她恰好回娘家了,迎上来的是她的丈夫朱保安。

  朱保安说,他和妻子是当年在浙江打工时认识的。最初,他很担心妻子嫌弃这里偏僻、贫穷,不愿意来。谁知妻子不但不嫌弃,反而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,特别是嫁过来多年对老人非常孝顺,这让他特别感动。

  有一年,老母亲因病住院,是妻子一直伺候着。那些日子,老人的吃喝拉撒全靠她,还坚持天天为老人擦洗。这,让医院的护士们都以为她是他母亲的女儿。出院时,当知道是儿媳妇时,护士长说在这工作了四十多年了,没见过这么孝顺的儿媳妇。

  在浙江打工时,老父亲被查出来胃癌。面对家庭变故,她就劝丈夫先回家,说自己再干几个月多挣点钱也回去。他们俩分别是2010年秋和2011年春回村的。在沟条塔,为兼顾照料老人和两个孩子上学,她便在阿庄镇区租了房,带上两个老人去陪读。前两年,老父亲去世后,她继续带上母亲再去陪读。

  老母亲的手不能碰凉水,30多年来,一直是妻子做饭、洗衣的。朱保安还告诉笔者,她还特别能吃苦。家里种三四十亩玉米,从播种到除草,再到秋季收割都由她承担,因为自己一年大多数时间在外打工。

  多年来,她从来没有和家里闹过矛盾。村上,只要有红白喜事,根本不用人家叫,她便主动地前去帮忙。“都是一村一院的,谁家没有个事。给人家帮帮忙,是应该的。”她常常这样说。

   沟条塔,虽然远离城镇,但这个小山村蕴藏的诸多人和事以及那种淳朴的村风、家风和民风,令人感慨,令人难以忘怀……(段建军 李晨芳)


编辑:焦 勇 

审核:焦 勇